您的位置:首页>>情色小说>>高中女同學

高中女同學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小说栏目 > 少女系列 > 高中女同學

    我有个高中女同学叫徐蕊,她的妹妹徐蕾,她们是一对双胞胎,和我同班。她们姐妹俩出生不久,开的士的爸爸就出车祸去世了,她的妈妈不甘寂寞,傍上一个开酒店的大款不久就又结了婚。我是学校的举重冠军,学习成绩不怎么好,常抄徐蕊的作业,因为和她同桌,考试时也抄她的卷子,所以成绩还不错。18岁时,我们一起升到高三。
    高三那年,体内的荷尔蒙分泌得特别多。因此发生了下面的事情。
    记得一次晚自习,是夏天,天气特别闷热,徐蕊热得不停擦汗,我也是不停地用书扇风。这时我注意到她把裙子提了起来,大概是热得实在难以忍受。她继续在看书,我的精神却再也不能集中到书本上,因为她那两条白白的腿就在旁边,而且张得很开,我甚至还看到了她内裤的一角。我的心砰砰直跳,我用书本做掩护,眼楮往下看她的两腿,它们一会张开,一会合拢。我的老二涨得很厉害。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手淫,精液喷了我一床。
    以后的几天,每当从后面看到徐蕊的腿我就会勃起。我会忍不住想像她夹在两腿之间的那个宝贝,它是什么模样,她两条腿摆动时它的形状会怎样变化,等等。我那时还没有看过A带,对女人的生殖器只停留在生理课本上的认识水平。晚上睡觉之前的活动就是想像她腿和她的宝贝,然后手淫。我没想到有一天真的看到了她的宝贝,而且实实在在地插了进去,开了她的瓢。
    那是一个星期天,我去徐蕊家找她,本来是约好去体育馆打乒乓球的,没想到球没打成,却经历了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。
    徐蕊当时正在卧室做作业。她的家很大,她姐妹俩一人一间卧室,带独立卫生间。这都是她那个开酒店的继父给她们置办的,但她们对这位继父态度却不怎么好,后来才听徐蕊说这位仁兄很好色,常乘o妈妈不在时揩她们姐妹的油。她妹妹徐蕾的房门关着,里面传来音乐声,一定是在一边学习一边听音乐,我知道徐蕾有这个习惯。
    我走进徐蕊的房间,她正埋头在书桌上,她的作业还没有作完。我一进门就瞧见了她交叉在桌子下面的两条腿。我悄悄走过去,从背后望了一眼.
    她知道是我来了,头也不抬说︰你先坐会,我一会就完。我站在她后面,一边欣赏她的乳沟,一边假装说︰你慢慢做,时间来的及。
    她的两只乳房真大,鼓鼓的,真是饱满。我想把它们抓在掌心时的感觉,一定是爽呆了。这时候真想干她!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个意思?我决定麻着胆子试探她一下。我拍一下她的肩膀说︰平时还真没注意到,你不但是个才女,还是个大美人呢!
    她回头嫣然一笑︰是吗?帅哥!
    对路!我想,又摸一下她的腰说︰注意啊大美人,你春光外了。
    她嘻嘻一笑,头也不抬地说︰是吗?那你就尽情欣赏吧。
    我说︰那我就来了啊?
    她头也不回︰来就来,谁怕谁啊。
    我心大动,忍不住凑近她耳边说︰你的腿真漂亮,能让我摸一下吗?
    她嘻嘻一笑,转身把我推开︰去死!你这个色狼。
    我做一声狼嚎,抱住她的双肩︰狼来啦!
    她身体一震!一动不动。
    我再也忍不住,将嘴贴在她的脖子上。
    她全身一抖,啊了一声。
    我的舌头在她的脖子上游来游去,很快游到她的耳根。她喘息着说︰别这样,我怕!
    我不管她,一边用舌头顶她的耳垂,一边去摸她的腿。她的腿真是酥软啊,我感到全身清爽,像一股电流流遍全身。她身体已经软了,瘫在椅子上。
    你知道吗?我多么爱你!你是我的宝贝!我一边抚摩她的腿,一边在她耳边悄悄说。
    她身子一动,又啊了一声。
    我每天晚上都梦见你!梦见你的腿!我喜欢你的腿!宝贝!
    我全身的血好像都在望脑袋上涌,手沿她的大腿内侧摸到了她的腿根。
    别这样!这样不好!我怕!她一边喃喃,一边抓住我的手。
    我们来作爱!宝贝!我把她从椅子上抱起来。
    别这样!她从我怀抱里挣脱下来,站在地板上,将裙子拉下来,又梳理了一下头发。看到我被高跷起的老二顶起来的裤档,她羞涩地转过身去。
    我低下头,说︰对不起,我太沖动了。
    你们男人都这么好色吗?她说。
    我不知道,我说,我只对你好色!
    她嘻嘻地笑了,用手掩住口。
    我从背后轻轻抱住她,在她耳边轻声说︰我渴望你!
    她一动不动,半晌,说︰去把门关上。
    我关上她的房门,她已经坐在床上,两手拄着床,妩媚地看着我。
    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,说︰你像秋瑾,才貌双全。
    她笑了,掐了一下我的鼻子︰笨蛋!秋瑾是个革命家。
    我把她压倒在床上,笑着对她说︰你也是啊,我要跟一个革命家作爱。
    她问︰会很疼吗?
    我说︰不疼,像蚊子咬一口。
    她说︰你怎么知道的?
    我说︰我从书上看的。
    她不做声,一会说︰我妈最怕我做这个,她说太早做这个,人老得快。影响生小孩。
    我说︰别吓说,古时候女孩十三四岁就洞房呢。
    她说︰所以古时候的人寿命短啊。
    我说︰别说这个,让我看看你的腿。
    我把她的裙子撩起来,直到看到她的内裤。她的腿真是迷死人!我低头用嘴去吻。
    好痒!她叫嚷。
    待一会就舒服了。我说。
    我一边吻一边用手抚摩。真是又香又软啊,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种滋味︰一个18岁少女的腿的滋味!
    我沿着她大腿内侧往上吻,我每亲一口,她就轻轻动一下,嘴里轻声叹息一声「啊」。当我吻到她腿根时,她的臀部不安地挪动起来。我看见她内裤上靠近她的宝贝的位置已经湿了一小块。那里面一定藏着我每天晚上想像着和急切想要插进去的东西。
    我不想再耽误时间了,我把她的内裤退下来。她的宝贝一下子暴露在我眼前。我没想到她竟会有那么多那么浓密的毛!黑黑的,细细的,软软的,把她的宝贝完全挡住了!我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把它们分开,一块粉红色的、象河蚌一样的肉露了出来。
    啊!这就是我夜夜梦想的女孩的生殖器官吗?!
    我抬头看她的脸,她羞涩地把脸扭到了一边,满脸通红。
    我的老二已经忍不住在裤裆内战抖了!我脱掉裤子,爬在她身上,用两根手指将它对準那块粉红色的肉,迫不及待地往里面戳。
    哎哟!她疼得叫起来,你别用这么大的劲!
    说实在的,我的老二也很疼,但是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。我缩了一下身体,再次发起进攻。
    哎哟!她又叫了,用手抱住我的臀部︰你轻一点!她埋怨起来。
    你疼吗?恩?你疼吗?我一边问,一边连续进攻。
    她最后差不多哭了出来,全身都往后缩。但我的望已经不可阻挡,我死死把她摁住,又把她的腿分得开开的,并且一次比一次更猛地望她肉洞里沖撞!
    终于扑的一声–也许是我想像的声音–我插了进去!
    她全身一震!并且「啊」地大叫一声。
    这时,门外传来敲门声︰姐!你们在干什么?
    是徐蕾在外面。
    我们都吓得不动。过一会,徐蕊喊了一声︰我们没什么,妈回来了吗?
    没有。门外徐蕾回答。接着是脚步离开的声音。
    我开始抽插,一边抽动一边舔徐蕊的脸。我发现她很满足。
    我直起身,一边抽动一边看我们交合的地方,徐蕊是处女,床上流了一小滩血,我的阴睫上也有她的血。她的两片阴唇象嘴唇一样厚,死死地咬住我的阴睫。浓密的阴毛已被她阴道里面流出的水染湿了。看着这幅景象,我十分满足,也很得意,我已经得到她了,不再是想像中的,而是实实在在的。
    从那以后,徐蕊成了我的女朋友。她对我是百依百顺。她的妈妈知道我已经将她的这个宝贝女儿生米煮成了熟饭,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偶尔劝徐蕊注意安全,别把肚子弄大了。而妹妹徐蕾则态度古怪,每次我上她家她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。

上一篇:【另类】城市猎人女警讶子三悲哀奴隶生活的堕落 下一篇:處女初夜